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分久必合[娱乐圈] > 解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aibaochi-j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陶倚彤静默几秒,还没开口就看到鱼希准备拿着包走人,她拽住鱼希的手臂,笑:“希希,你是不是还在误会我和静白的关系?”

  “其实我们——”

  鱼希拨开陶倚彤的手,声音清冷:“陶小姐,我对你的个人感情经历没什么兴趣。”

  “如果你有想要倾诉的欲望,可以和你的粉丝分享。”

  陶倚彤默了几秒:“希希。”

  鱼希转头:“我们没那么熟,叫我鱼希就好。”

  她说完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卫生间。

  回到大厅的时候江静白正在台子上说话,都是拟好的稿子,鱼希没什么兴趣听,但是她的声音透过耳麦穿透大厅的每个角落,她就是想听不到都难。

  江静白看到鱼希回来结束了演讲,对旁边的赵导稍低头:“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赵导连连点头笑:“合作愉快。”

  江静白走下台子。

  鱼希站在靠窗边的位置,外面的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砸在玻璃上溅出水花,钟晨看到鱼希的身影刚准备走过去就看到一个女孩飞奔上前。

  “女神!”

  钟晨脚步堪堪顿住,见到穿着米色短裙的女孩站在鱼希身边,小心翼翼的说道:“女神,我叫莫宁欢,是你同事。”

  她说完猛的摇头:“不是,是在戏中演你的同事。”

  “我,我超喜欢你的!”

  她一紧张就脸色涨红,实际上她已经观察鱼希很久了,从她进来到后来去卫生间,也想偷偷跟着去就近看女神风采,又觉得这样太过于猥琐,所以强忍着等鱼希从里面走出来。

  鱼希看向眼前这个眸色亮晶晶的女孩,没记错的话,她试镜的时候也看到她了,当时她被好几个女孩围着,不算起眼。

  莫宁欢圆脸,长相偏稚气,有些嫩,傻傻的样子,很可爱。

  鱼希低头,声音清浅:“你好。”

  莫宁欢听到她的声音眼神陡然就亮了起来,她双手捂着扑通扑通直跳的心脏再一次感谢她哥,感谢她爸,感谢赵导,感谢投资方,居然能把鱼希请过来演女主角,真的是——比收到成年礼物还要开心!

  她激动的神色溢于言表,双眼满是崇拜,想伸手和鱼希握一下又觉得唐突,就这么干站着不知道要做什么。

  不远处有人小声说道:“那不是莫宁欢吗?她还真有勇气,跑去和鱼希说话。”

  “傻白甜呗,也不看看自己斤两,人鱼希是那么容易亲近的?”

  “还说喜欢鱼希,人家缺粉丝吗?自告奋勇上去添堵。”

  莫宁欢听到这些声音有些面红,颇有些不好意思。

  她刚刚见到鱼希从卫生间出来一个激动没想太多就赶上来了,现在才知道给她带来困扰。

  鱼希浅笑摇头:“没关系。”

  她主动伸手:“很高兴认识你。”

  莫宁欢看着面前纤细的手腕,五指修长,骨节分明,手指甲上涂抹粉色的指甲油,末端修剪的圆润,看起来就很漂亮。

  她刚刚还没平复下去的心跳又猛地跳动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也高兴。”

  莫宁欢握住了鱼希的手。

  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到达了人生巅峰。

  然而还不止这些,鱼希还主动说道:“你很喜欢我?”

  莫宁欢点头:“喜欢!特别喜欢!你每部电视剧我都看了好多遍!我台词还会背呢!我——”

  鱼希轻笑打断她的畅谈,点头道:“那要不要合个影?”

  莫宁欢声音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人掐断了一样,瞠目结舌。

  末了她小声道:“可以吗?”

  鱼希一晚上的坏心情终于有了好转的迹象,她点头:“当然可以。”

  照片是钟晨用莫宁欢的手机拍的,拍了三四张,照片上鱼希站在莫宁欢身边,褪去一身孤傲,她笑容浅浅的,姿态雍容,莫宁欢捧着手机仿若至宝,一个劲的傻笑:“女神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不换手机了!”

  “换了也会当传家宝一样爱惜的!”

  鱼希被逗笑,这次是真的笑开,清冷的五官霎时如同花开,周身有吸气声,莫宁欢也傻愣愣站在原地,咽了口水。

  真是让人舍不得挪开眼的漂亮啊!

  经过莫宁欢主动上前搭讪的事情,其他人蠢蠢欲动,因为鱼希也没看起来那么倨傲,她们不由得挪动步子,想往鱼希身边靠近。

  钟晨很适宜的站在她身边,低头道:“希希,要不要去旁边休息?”

  鱼希也站的挺久了,她点头,随口道:“白姐呢?”

  钟晨看眼腕表:“白姐今晚不知道还能不能来。”

  “下午她说有个会要开,现在还没结束呢。”

  鱼希嗯声跟着钟晨来到大厅偏里侧的沙发上。

  钟晨还没问鱼希要不要给她倒杯热饮就看到面前站了个人。

  一双高跟鞋映入眼帘,往上是修长的双腿,深灰色礼服,钟晨站起身,低头:“江总。”

  江静白手上端着两个杯子,在鱼希身边的沙发上坐下,垂眼道:“我可以和鱼希聊会吗?”

  她在询问钟晨。

  钟晨咬唇,有些不确定的看向鱼希,见到后者点头,她才说道:“那我去旁边坐会。”

  江静白启唇:“谢谢。”

  她说完给鱼希递了杯牛奶,还是热的,正在冒热气,鱼希垂眼:“江总想要聊什么?”

  江静白放下杯子,在她身边坐的端正,歪过头,神色很认真:“鱼希,我想聊聊我们之间的事情。”

  鱼希嗤笑:“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聊的吗?”

  “江总有这个空闲不如回去和陶小姐好好聊聊。”

  “我看她最近挺困惑的。”

  江静白侧颜线条精致,仿若精雕过,她垂眼:“我和倚彤,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所以呢?”鱼希侧头:“你是想告诉我,你和陶小姐并没有谈恋爱?”

  “也没有在一起?”

  “只不过是在玩暧昧。”

  “是这样吗?”

  江静白深吸一口气:“鱼希,你听我说,我知道我很自私,也很幼稚,甚至还伤害过你,但是这些事,我都可以和你解释清楚。”

  “事情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

  鱼希冷笑,打断她的话:“解释清楚?”

  “我不知道我和江总之间,还有什么需要解释清楚的?”

  “怎么?现在你是觉得和陶小姐在一起时间长了,玩腻了,想换个口味?”

  “所以回来找我?”

  江静白被她处处挤兑,她脸色僵了几秒,因为全场两个焦点都坐在沙发这边,所以大厅的其他人目光都下意识看了过来,钟晨刻意挡住,但那些人的目光如游丝一般飘过来,鱼希起身:“我累了,没什么闲情逸致陪江总话家常,再会。”

  她说完拎包准备走人,江静白在她身后沉默几秒也起身。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走出了大厅。

  外面依旧飘着雨,鱼希出来的急,钟晨还没跟上,江静白见她准备往外跑伸手拽住她。

  鱼希的身形偏了下,靠在江静白身上。

  这是她们第二次如此贴近,鱼希只觉得胃部翻腾,她推开江静白的身体,表情嫌弃:“江总请自重。”

  江静白往后退一步,点头:“好,我不过去,鱼希,你就站在那边听我说,好不好?”

  鱼希笑:“听你说?”

  “江总,你是不是搞错对象了?”

  江静白抿唇:“我和倚彤从来没有在一起,我们一直是朋友。”

  鱼希点头:“所以呢?”

  “江静白,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是想说这么多年其实我一直误会你了,你根本没有劈腿,也没有和陶倚彤在一起,你当初离开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你现在回来,想要得到我的原谅,想和我重新在一起。”

  “是这样吗?”

  演电视剧呢?鱼希嗤笑。

  江静白双手垂在身侧,她抬头,神色认真而严肃:“不是。”

  “鱼希,我现在和你解释,不是因为想和你重新在一起。”

  鱼希:……

  真好,她又一次被打脸了呢。

  不过意料之中,鱼希身形没动,江静白继续说:“因为我没有这个资格,站在你身边。”

  所以她从回来,就不敢刻意打扰。

  虽然私心里,她是想靠近的。

  在听到顾鹤说鱼希会去做客的时候她想也没想的应下他的邀约,顾鹤还愕然了几秒,似乎没想到他的随口客套她会当真。

  是的,她就是这么的不会看人脸色,人家的客套,她却当了真。

  后来白雨棠请吃饭,她明知道自己该拒绝,但对着那张脸,她拒绝的话就舍不得说出口,还是厚着脸皮应下了。

  坐在一起吃顿饭,是她幻想过多少次的场景,可她忘记鱼希早就换口味了。

  想接近,又不敢接近,想看她,又不敢放肆看她。

  江静白低头:“鱼希,以前的事情虽然过去了,但是我不想你还会因为过去,继续误会,受到伤害。”

  “我和倚彤,没有在一起,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因为她心里从始至终住着一个人,从未离开。

  鱼希听到她说了这么长的话倏地想到从前,从前她喜欢听江静白的声音,每次缠着她说话,但是江静白性子冷,常常看着她笑,也不知道说什么。她就让她念情书,听着那缠绵的字词从江静白嘴里冒出来,她会心花怒放。

  就算不念情书,偶尔说一长段的话,听着那清冽嗓音,她也能高兴一天。

  可那是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

  鱼希听了她的解释点头:“OK,说完了?”

  “我可以走了吗?”

  江静白垂眼,声音稍低:“鱼希。”

  鱼希心跳快了几秒,身边的雨哗啦啦倾倒,砸在她耳膜上,江静白的声音透过雨帘清晰传到她耳朵里,她说:“我也没那么脏。”

  空气中透着安静。

  鱼希听到她的话沉默几秒,看向江静白,她听着外面的雨声问道:“你上次送我的项链呢?”

  江静白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提到项链,微微拢眉,但还是从包里拿出随身携带的盒子,递给鱼希。

  鱼希盯着没有任何包装的礼盒看了半响,伸手接过来,打开,盒子里还是刚刚见过的项链,连造型都一模一样。

  还是有点不一样的。

  鱼希手指摸在小猴子的背面,陶倚彤那个吊坠很平滑,这个背面却有划痕,鱼希指腹摸在背面,转过来,看到上面刻了两个字。

  不是商家用机器雕刻的那种,倒像是自己一刀一刀刻上去的,字迹扭曲,却依稀可以认出上面的字:鱼希。

  原来如此。

  这么多年的执着,在这刻忽然有了答案,她捏着吊坠,似笑非笑:“送给我的?”

  江静白沉默点头,鱼希盯着吊坠看了半响,伸手将项链举起,然后狠狠甩向旁边的雨帘里。

  她身边站着的江静白神色微变,手臂抬高,却没阻止,只是握起手。鱼希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很平静,侧脸绷着,她说:“江静白,我以前问你有没有和陶倚彤在一起,你没否认,我相信你。”

  “现在你说你们没有在一起,我也相信你。”

  “但是以前的事情,就让她过去吧,我们谁都不要再深究了。”

  “以后我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鱼希说完手遮挡在额前冒雨离开了,钟晨从江静白身边擦过,掀起寒风,吹在她身上,漫过阵阵凉意。她看向鱼希离开的方向,目光沉沉。

  漫天的雨丝遮挡住她的视线,也将鱼希完全的包裹在雨里,消失不见。

  鱼希上车的时候身上被淋湿不少,钟晨贴心的给她用干毯子擦拭,又用面纸把脸上抹干净,末了嘀咕道:“也不知道你着急什么,我伞还没撑开呢。”

  明着是抱怨,实则是心疼鱼希的身体,她前不久还要晕倒,万一在淋雨,生病了白雨棠饶不了她。

  鱼希笑:“没关系。”

  “擦擦就好。”

  钟晨看着她还想数落,忍了忍点头。

  回到公寓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钟晨给鱼希准备热茶,鱼希换好衣服出来,暖气回笼,她慵懒的躺在沙发上玩手机。

  点进微博,看热门上有个熟悉的ID。

  是陶倚彤的。

  @陶倚彤:今天晚上参加晚会,有朋友说我应该多发微博,多和大家交流,我觉得她说的对,奉上照片六张【图片】。

  鱼希拨弄手机,看眼照片上巧笑倩兮的人抿唇。

  在误会江静白和陶倚彤的关系时,她心里始终卡着一根刺,偶尔碰到,能让她疼半天,所以她不敢轻易触碰,一直小心翼翼的避开那根刺。

  可刚刚江静白的解释,却把那根一直卡着的刺。

  拔|出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