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商女为妃:世子大腿缺挂件吗 > 第772章 结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laibaochi-j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非牧没有半点犹豫,立刻拱手道,“感谢官人厚爱,但草民还是要回到乞丐庙,那里才是我的归宿。”

  吴衣刚要开口,却被程娇娥拦住了,她在纸上写下,“既然如此,我不强求,但若日后你有需要,可以来竹轩找我。”

  秦非牧点点头应下,抱拳离开了,月倾城撇撇嘴,“这人真是不识好歹,难道娇娥这里还比不得乞丐庙么?”

  程娇娥笑而不语,吴衣却面带忧色,不过程娇娥看来他便立刻换了脸色,“娇娥,在找到解药之前,你可要好好休息,若是有什么需要,我都会帮助你,你若是不听话,我可就告诉商裕让她把你接进宫。”

  程娇娥那知道吴衣和商裕什么时候达成了共识,当下只能无奈应下,吴衣这才心满意足,月倾城带着程娇娥回房,程娇娥却不肯休息,而是坐在桌前写着什么。

  月倾城不知程娇娥在写什么,好奇的问道,“娇娥,你这信是写给谁的?”

  程娇娥没有回答,等到信写完,才把信放在月倾城手中,上面赫然写着成三的名字,月倾城不解,“这是要给成三的,可是成三再侯府之中,这信要如何交出去?”

  程娇娥又寻了另外的纸写到,“明日便是我和成三约定见面的日子,便由你和吴衣前去,记得不要被人发现。”

  上次程娇娥带着吴衣和月倾城前去迎春楼他们都是知道的,而且有吴衣在程娇娥也不是很担心。

  安平侯府。

  “小侯爷,真的算了,小扇不值得小侯爷如此。”虽然小扇这么说,心下却得意,成三却故作愤怒,似是要在心上人面前表现的本事,小扇阻止不及,成三已经扯掉了一边墙上的画,画落在地上,成三却突然指着门外。

  就在小扇转身瞬间,成三已经摸到画后的机关,机关开,里面只有两个药瓶,成三来不得多想,便把药瓶装入怀中,地上的画已经被他捡起,朝墙上挂去。

  小扇不知窗外到底有什么,仔细看了几遍,但什么也没有见到,心中反倒发慌,回头的时候却见成三正在挂画,小扇不明所以,“小侯爷,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没事,刚刚似乎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影子,不过一晃眼就不见了,你说的对,我们没必要跟死人置气,所以还是离开吧,今日侯爷生病,不宜出门,等到明日我便带你去吃酒,你可愿意。”

  小扇一愣,“小侯爷要带我去吃酒?”

  “怎么,你不愿和我吃酒么?”

  “小扇自然是愿的,只是……”小扇想要说什么,却又被成三给拦住,成三伸手揉了揉小扇的长发道,“傻小扇,你在想什么,就像你说的,虽然我是小侯爷,可我毕竟不是侯爷的亲子,而且我之前过的都是苦日子,怎么会看不起你,你在我心中就是天仙一般的人物。”

  东西到手,成三说话更是得心应手,更是哄得小扇不知所谓,虽然之前一直看不起成三,但怎么说成三也是小侯爷,能够被小侯爷看上,则是小扇不知积攒了几辈子的福气。

  等到月倾城和吴衣受自己托付前去迎春楼时,程娇娥也没有闲着,一边的翠烟想要拦住程娇娥,但却不得其法。

  “娘娘,您分明就是把北狄王和倾城公主骗走,然后自己行动,您到底要去什么地方?”

  见翠烟一脸无奈,程娇娥只是摇了摇头,似乎不想多说,翠烟当下便表示要和程娇娥一起去,却被程娇娥拒绝了。

  禾白和连英亦是被程娇娥交代了寻找郑询元的事情,这两日都没有见到郑询元,沈祁愿因为月倾城的缘故所以隐瞒了些许那日在街头见到郑询元跟踪赑屃之事,但程娇娥还是上心了,郑询元不可能无故失踪,想来只有可能是遇见了什么紧要的事情。

  西南破庙。

  程娇娥孤身前来,此地的官兵早就已经撤离,程娇娥的到来却引得庙内的人蠢蠢欲动,因为她没有换成男装,倒是以女子的装扮出现的。

  “你来做什么?”不等这些乞丐有什么动作,门内便走出一人,正是那个秦非牧,此时的他便不见昨日的客套,眼中也带着冰冷之意。

  程娇娥笑了笑,从袖中掏出早就写好的纸条,“我想和你单独谈谈,谈一下关于星儿的事情。”

  秦非牧皱眉打量程娇娥身后众乞丐虎视眈眈,却是不见那林老大,想来这秦非牧手段不一般,别说是在这些乞丐里面做头领,便是更为严苛的人他也能够摆平,这便是程娇娥对他的评价。

  只见程娇娥一身白衣,虽然不能说话,但眉眼中却透露着淡淡的笑意,让人觉得她有恃无恐,秦非牧是知晓她身份定然不一般的,不过此时此地毕竟不是说话的时候。

  见他犹豫,程娇娥又从袖中掏出第二张纸条,“我只想单独和你谈一谈,放心,我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已经有乞丐跑回来在秦非牧耳边低声说了什么,想来就是回禀四处并没有可疑人物,这秦非牧才算是敛眉收下了冷肃的神色,“既然贵人想要谈话,那便来吧。”

  秦非牧一开口,其余的乞丐自然是退下,程娇娥便跟着秦非牧离开了破庙,破庙后面是一片树林,秦非牧缓慢停下了脚步,站在一棵树下看着程娇娥,“你要问什么,我可没有纸笔给你用。”

  程娇娥笑了笑,从怀中掏出第三张纸条,“第一个问题,林老大去哪里了?”

  秦非牧皱眉,他根本不相信这是程娇娥早就写好的纸条,但是不得不承认,她根本没有纸笔,也不可能有什么特殊的本事,这个字条显然就是早就写好的。

  见他脸色阴沉起来,程娇娥却故作疑惑,神色不见退缩,依旧笑意盈盈,秦非牧上前一步道,“林老大离开破庙了。”

  程娇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意味不明,但秦非牧却缓缓的眯起了眼睛,程娇娥亦是四处看去,眼中意味深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